2012年05月07日工人日报 丛民

调查显示农民工劳务派遣遭遇社保难题

  4月1日起,在北京凡与用人单位建立起劳动关系的农民工,将被纳入北京市城镇职工医保。前不久,济南人社部门也提出用人单位招用农民工需缴纳“五险”。各地不约而同出台政策,目的都是为了给予农民工一定的社会保障。那么实际上,在农民工中,到底有多少人参加了养老、医疗、失业、工伤等社会保险,覆盖面到底多大?

  近日,记者在济南采访时发现,相当一部分农民工在城市务工没有缴纳任何社保,这与其劳务派遣的身份不无关系,尤其异地用工派遣更是存在监管难问题。

  “保险不能带着走,投了白投”

  采访中,记者发现,有的农民工想入“五险”,但怕丢饭碗,不敢入;有的农民工没有保障意识,“不愿上”。更有甚者对于“五险”根本不知道是什么,更别谈要求社会保障了。

  4月18日,在济南泉城路上的一处工地,来自平阴农村的老李说,没有听说加入“五险”,“只要工资高,入不入‘五险’无所谓。”

  而在济南西部的另一处工地记者发现,这个工地很大,有一两千人。来自四川达州的黄师傅说,他们都是跟着工头一起过来的。当记者问有没有“五险”时,黄师傅说,“我们干活只看领多少钱,‘五险’是啥不清楚。”

  来自河南濮阳的王师傅说,“社保对我们这些外来户没必要,我们天南海北地跑,投保后又不能带走,等于白投,万一出事了公司都会赔钱,比社保省心多了。”

  山东省社保保险统计数据显示,以工伤保险为例,截至2011年10月,全省共有1261.5万人参加了工伤保险,其中参保农民工为453.2万人,仅占全省外出农民工就业总数的21.6%。

  企业一怕负担重,二怕人流动

  今年济南市明确提出用人单位要为农民工缴纳“五险”。然而,记者调查发现,按照现行低标准计算,一个企业每年花在员工身上的各项社保费用超过6000元,不少企业感觉负担重,不愿意为员工缴费。

  4月1日,济南市刚刚调整社保缴费基数,月缴费基数的下限提至1772元,上限为8859元。按照国家规定,目前济南养老、医疗、失业、工伤、生育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分别为20%、10%、2%-3%、0.5%-2%、0.8%左右,“五险”缴费已占到一般工资30%以上,即使按照最低标准1772元缴费,一个企业每年为员工也需缴纳6600多元。

  长期从事建筑工程行业的吴先生坦言,每人一年近7000元的确负担有些重,一两千人的工地在济南很多,如果全都缴“五险”一年就得1000万元左右。

  记者采访得知,不少建筑企业出于成本考虑不愿给工人上保险,而且劳动者工作流动性大,很多人觉得参保手续繁杂,建筑工地普遍选择提高工资吸引人,或者直接转包给劳务公司。

  “跨省农民工劳务派遣,更是难以监管”

  记者调查发现,在济南的许多建筑工地,打工者来自全国各地,其中不少人便是通过劳务公司派遣过来的。

  农民工社保缴费率低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劳务派遣监管存有漏洞。

 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,建筑工地项目承包商通常会将工程肢解并外包给一些建筑公司、劳务公司甚至是没有任何资质的包工头,在层层转包的过程中,很多一线建筑工人在干完活后,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和哪家公司有劳务关系,就更别说劳动合同和工伤保险了。

  从今年4月开始,济南将重点检查农民工参保问题,但是存在诸多困难,劳务派遣就是困难之一。

  济南市人社局劳动监察大队相关人员对记者表示,由于国家社保缴费没有实现统筹,各个城市的缴费标准、保险数量不同,甚至一个省的不同城市缴费也不同,这就使劳务派遣有空可钻。

  “当前济南用人单位雇用农民工需要缴纳‘五险’,而山东省有的城市可以只交工伤、医疗两种保险,因此,劳务公司到别的城市缴纳‘两险’,再把农民工派到济南干活。”劳动监察大队相关人员表示,而对于众多建筑领域的跨省农民工劳务派遣,劳动监察部门更是难以监管。“核查有没有缴费,我们到劳务派遣公司注册地去一一核查也不现实。”

  据了解,劳务派遣公司运作模式是从全国各地招收农民工,经过简单培训,农民工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,成为公司一员,然后公司将农民工“打包”分派到各工厂企业打工,公司再从各家工厂收取管理费。

  由于农民工参保意识薄弱、政府监管不严等因素,劳务派遣公司普遍存在不给员工买社保或者只买部分保险、劳动合同不规范、员工在实际用工单位存在超时加班的情况等问题。

  参保难催生“工漂”

  “北漂”二字已广为人知,如今又出现一新词“工漂”。

  3年时间,7个城市,10份工作这就是典型“工漂”的打工“履历”。记者采访发现,“工漂”在济南新生代农民工中非常普遍,薪酬低、缺社保是主因。

  从菏泽农村到济南打工多年的王利顺一直有块心病。“现在在城里干活的人都有了工伤、医疗、养老、失业等社会保险,可我却没有同样的待遇。”他无奈地说,各项城镇职工社会保险对于像他一样的农民工来说就是“奢侈品”。其实“80后”的王利顺就是一个“工漂”,近5年换了两个城市、七八份工作。记者了解到,目前在济南建筑、保安、餐饮等一些劳动力密集型行业,农民工“短工化”趋势越来越严重。

  今年27岁的小王来自安徽黄山,他说,“我们可能今天在济南,明天在北京,后天就在江苏了,没有固定的地点,到哪里去参保,又到哪里去报销?现在社保续转手续太麻烦,单位不愿缴,自己也不愿买。”

  济南市人社部门相关人员对记者说,从目前来看农民工在劳动力市场中的弱势地位,导致农民工缺乏向用人单位争取权益的勇气。

  本报记者 丛民 本报通讯员 邢振宇
福利通
中国人力资源外包网版权所有  ©2004-2014 粤ICP备05058127号 | 比拓国际 - 中国劳动争议网 - 福利通 - 联系我们 - 友情链接